啊路基sama

|。•ω•)っ嗨,欢迎啊↓


大概是职业首无吹(?)
爱雪童子~
以前工作是阴阳师(?)
现在是审神者(?)
jb人爆肝玩家
傻屌黑历史请随意翻看(虽然也没有很多)
不聊d5我们还是朋友(不想再玩这个辣鸡游戏)
被某游戏第四章刀死了

Game Over(大概是退坑纪念?反正没人看)

“来玩个游戏吧。”

不具名的声音响起。

空气中尘埃的嘶鸣声开始无比清晰起来。欢呼着他即将成为与它们同样的存在。

身体在下坠,虚无缥缈的思绪开始肆意吞没本就贫瘠的荒漠。

他恍惚又想起那人的话。

凌迟一样。

……
“大脑皮层较于脊髓是高级神经中枢,但我们之间就像是简单反射。”
“……你在说什么啊…”

……
斑驳的光洒落一地,而藏匿在角落的黑暗蒙着双眼。
自卑和自卑者以为的世界。肮脏的思想,血腥而禁忌的画面,藏不住的怯懦与丑恶。

自己都不敢去看的世界。

那个人来过。

在他不所觉的时间里,所有的温柔都给了那个世界。
光挤过岩隙,滤掉痛苦和罪恶,地狱有光。

可是当时他好怕啊,怕弄脏那个人的世界,怕是那里唯一的污点。而因为怕她什么都看不到了,包括遗落的钱包,吃剩的桂花糕和……
“……”

于是作为惩罚,他找不到那个人了。
“你知道的。”
他喃喃道,双眼失去焦距。
“只有我不知道。”
无人应答。

本来是一场游戏。
只是一场游戏。

该结束了。

Not again
End

(虽然退坑,但是首无还是要吸的,恭喜平安京新皮肤了)

欢迎回家

 

   “你干嘛突然停下?”
  
  男孩有些生气地揉了揉自己被撞得一阵生疼的额角,抬头去质问时,又恰好撞进了他殷虹般的双瞳中。
  
  那双眸子澄澈纯粹,眸底的光芒中,满满,都映照着他自己。
  
  “欢迎回家。”
  
  他说。
  
  于是男孩低下了头不去看他,颔首沉默了一会儿,才小声地回答了一句:“嗯,我回来了。”
  
  缄阳淡淡,树影婆娑。两位少年对视了一会儿,互相读懂了对方眼里写着的问候,又心照不宣地一起笑了起来。
  
  就像以往那十几年间所培养出的默契一样,分毫不差。
  
  幸好,幸好我还记得。
  
  所幸,所幸你在这里。
  
  我会找到你,无论你身处何方。

   

关于双监管
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 昏暗的大厅,一个带着面具的奇怪男人坐在角落的椅子上,宛如液体般泛着光的左手端着茶杯,但茶杯已空。最终他放下茶杯,悠然开口:“等待的时间总是很漫长,对吧,美智子小姐。”

     在男人真对的另外一个角落里,端坐着一位异常美丽的女人,身着华丽的白服,面带浅浅的微笑,当然,如果可以忽略她手上和扇骨融为一体的刀刃的话。

     “等待真的是让人厌烦,妾身已经足够体会到了。”她微微皱起眉头,仿佛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
     “很抱歉,美智子小姐。”带着面具的男人起身。他将礼帽用右手摘下置于胸口处,左手负于背后,极其绅士的轻弯下腰,再缓慢起身。“让您回忆起伤心的事情了,我慎重道歉。”

      “请不要在意,杰克先生。”白服女子以扇掩面。“那都是过去了……你看,已经有人来了。”
 


[然后杰克因为喝太多茶尿急,输掉比赛]

太暴力了,我只是想偷电而已,然后就一直追我追到一刀斩

滑头鬼首无vs平安京首无(渣)

没有写过滑头鬼首无这个角色
ooc
没头没尾预警小学生文笔
滑头鬼首无(くびなし)
平安京首无(首无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“鞭击。”首无在树间穿梭着,在くびなし走神之际一跃上前发动攻击。

  “啧。”可恶这家伙速度太快了,くびなし险险躲过首无的攻击,手中的丝线甩出,缠上了较近但也不会过于拥挤的枝条,轻轻踩踏地面借力之后,跟随着抛出的丝线稳稳地站定在枝条上。

  天色已经暗淡了,那火焰在夜晚简直就是移动光源,他已经没有优势了。

  那抹身影在林子中不在隐隐约约,而是变得明显。

  “接下来就是我反击的时候了。”

   来了。“弦杀·杀取·锁蜘蛛!”
早已准备好的丝线被拉起,向那抹光源聚拢。

  那光猛的一顿,抓到……不,等等……没有东西!?怎么回事!?光向くびなし的方向过来くびなし连忙收回丝线从枝条上跃下,躲开的首无的鞭击,也看到了了那同他一样空旷的脖颈。

  “什么!你……!”未说完的话被首无下一次鞭击堵了回去,くびなし只好再次躲避。“喂!听人把话说完啊……不过,抓到你了。”
 
  意识到不对劲的首无准备再一次移位,但是晚了一步,くびなし握紧了手。

  “杀取·螺旋刃。”不知何时被潜伏在地上的丝线被奋力扯动,呈现螺旋状从地面窜出,拘束住了没来得及移位的首无。

  “这下,是我赢了吧。”くびなし看着被拘束的妖怪,放松警惕。

  “所以,现在告诉我,你……什么?”

  他笑了。

“使命必达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