啊路基sama

|。•ω•)っ嗨

欢迎回家

 

   “你干嘛突然停下?”
  
  男孩有些生气地揉了揉自己被撞得一阵生疼的额角,抬头去质问时,又恰好撞进了他殷虹般的双瞳中。
  
  那双眸子澄澈纯粹,眸底的光芒中,满满,都映照着他自己。
  
  “欢迎回家。”
  
  他说。
  
  于是男孩低下了头不去看他,颔首沉默了一会儿,才小声地回答了一句:“嗯,我回来了。”
  
  缄阳淡淡,树影婆娑。两位少年对视了一会儿,互相读懂了对方眼里写着的问候,又心照不宣地一起笑了起来。
  
  就像以往那十几年间所培养出的默契一样,分毫不差。
  
  幸好,幸好我还记得。
  
  所幸,所幸你在这里。
  
  我会找到你,无论你身处何方。

   

不行,太气人了
除了园丁的都是我一起开黑的队友
盲女先倒地,园丁当面拆椅子被气球刀
我去救盲女,盲女下来我挡刀换她倒地
屠夫继续追跑远的盲女
我自医起来摸园丁,盲女倒地,园丁起来之后还想拆被打倒,冒险家来治疗我但是因为治疗bug被发现
投降出来就发生以下事情,太气人了
我胜率和我队友排位胜率都挺高的
我匹配练习前锋

关于双监管
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 昏暗的大厅,一个带着面具的奇怪男人坐在角落的椅子上,宛如液体般泛着光的左手端着茶杯,但茶杯已空。最终他放下茶杯,悠然开口:“等待的时间总是很漫长,对吧,美智子小姐。”

     在男人真对的另外一个角落里,端坐着一位异常美丽的女人,身着华丽的白服,面带浅浅的微笑,当然,如果可以忽略她手上和扇骨融为一体的刀刃的话。

     “等待真的是让人厌烦,妾身已经足够体会到了。”她微微皱起眉头,仿佛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
     “很抱歉,美智子小姐。”带着面具的男人起身。他将礼帽用右手摘下置于胸口处,左手负于背后,极其绅士的轻弯下腰,再缓慢起身。“让您回忆起伤心的事情了,我慎重道歉。”

      “请不要在意,杰克先生。”白服女子以扇掩面。“那都是过去了……你看,已经有人来了。”
 


[然后杰克因为喝太多茶尿急,输掉比赛]

致第五人格内的那些小学生行为

糖霜子:

致第五人格内的那些小学生行为




食用指南:




写作业写的心态爆炸,然后又因为最近的事情,打算写一些具有抨击性和刺激性的东西




本文以大家深恶痛绝的小学生粉为视角,陈述了一个毒粉的日常




写这篇文并不是为了贬低谁,侮辱谁,只是想让大家明白,如何更加理智的混圈,吃西皮,而不做到找黑




如果你在本文有看到自己有过这样操作的同学,请不要对号入座,作者没有任何侮辱你的意思




以及如果评论内有不和谐的内容,我会删除并且拉黑




因为我这篇文很敏感,所以说了这么多,请不要嫌我烦




接受理智探讨,拒绝无脑抹黑,如果以上ok,请看下文




正文:




1.




小林发现了她的同班同学们最近都在玩一款游戏,名字叫做“第五人格”。




因为大家都在玩,她也不能落伍,所以在当晚,她回家下载了第五人格。




一开始的新手关卡好麻烦,很不好弄,但是她还是耐着不多的性子做好了。




2.




小林游戏玩的很不好。




所以她经常在公屏里寻找师傅。




“谁能做我师傅的,赶紧来加我。”




在公屏里发出消息后,很快就石沉大海,小林等了很久,也没有人加她。




然后她在公屏上看到了一个四阶的玩家在说话,于是她加了他的好友,对方几乎是秒同意了。




“你是……?”




想着自己马上就要攀上大腿,成为一代大佬的小林很积极的回复了他。




“你能做我师傅吗?”




“我自己也玩不好,还是算了吧。”




对方拒绝了,在小林还打算死缠烂打的时候,她发现对方删了自己。




什么嘛,真小气,带带别人怎么了!




3.




有一天,她的同学告诉她,这个游戏有一个“赠送”系统。




“哇,我也想要皮肤!”




小林听到了之后,非常高兴。




然后她一回到家,就拿出手机,在公屏上说:“谁能送我皮肤的,赶紧加我好友。”




她想了想,觉得这样可能没人愿意,于是她改了口。




“找一个能送我皮肤的男朋友,可以加我微信,QQ。”




还是没有人回她。




于是乎,小林换了个频道继续刷,并且坚信着,自己有朝一日,一定能找到一个能给自己买花嫁皮肤的冤大头。




4.




第五人格玩了一两天之后,小林发现,有很多人都喜欢杰佣这个西皮,于是乎她也成为了一名杰佣粉。




她不知道佣兵的技能是什么,更不知道她的外在特质,更不会玩,她甚至都不了解佣兵这个职业,但是这并不妨碍她成为一名杰佣粉。




她看了一些搞笑的同人杰佣漫之后,就对别人说:“杰克是个老流氓,特别喜欢公主抱佣兵”,“佣兵是杰克的小娇妻”,“玫瑰手杖存在的意义就是公主抱佣兵,不然来干嘛用的”。




在疯狂向别人以自己的方式安利西皮时,她还积极站队,哪里有撕逼,哪里就有她。




她很不理解,为什么会有人喜欢除了杰佣以外的和杰克有关的西皮,并且为了捍卫她口中“杰佣西皮的圣洁”,到处在其他与杰克相关的西皮向视频,同人文,同人漫下留言宣传杰佣的美好,意图让那些可悲的邪教徒归顺到杰佣的怀抱下,一同感受杰佣西皮的美好。




5.




小林喜欢的太太A和别的太太B撕逼了。




于是乎,小林扛起了先锋队的大旗,到B太太的首页里到处留言骂她,还私信恐吓她。




团结才是力量,知道自己独木不成林的小林又到处无中生有,搬弄是非,然后纠结了一大群A太太的粉丝,一起攻击B太太。




最后,B太太承受不住压力,退圈了。




看着自己辉煌的战果,在屏幕对面的小林,高兴的笑了。




虽然她一开始就不明白太太A为什么会和太太B吵起来,也不明白事情的始末,双方的对错。




但那又怎么样,她不在乎,毕竟她成功了,而且她没有受到伤害。




与其说小林是为了捍卫自己心中的白月光而挺身而出的勇士,其实倒更像是渴盼着大树倒下的寄生虫。




她不会成为大树,也搞不动大树,但是这并不妨碍她有一个想让大树倒下的心。




毕竟,寄生虫就是这样一个吮人血,食人肉,不仅永远不会满足,还会在你生病时落你井,下你石的东西。




6.




小林喜欢的cp越来越多,从杰佣,到鹿幸,到蝶盲,裘前,欺诈组。




当她看到有主播玩克利切时,她就会在弹幕里说:“克利切,你的瑟维去哪里了?”




当她看到有主播玩班恩/美智子,抓到海伦娜/幸运儿并且把她/他挂到树上时,她就会在弹幕里留言说:“我玩班恩/美智子的时候,都会放了海伦娜/幸运儿的。”




当她看到有主播玩杰克,并且开局挂奈布时,她就会在弹幕里留言说:“奈布:大猪蹄子,离婚!”




当她看到有主播玩裘克,并且装上了无限拉锯追威廉时,她就会在弹幕里留言说:“裘克:老婆我来追你了!”




那些主播只是玩游戏而已,他们不吃cp。




他们不吃,也不了解,也不在乎西皮,但是小林在意。




所以尽管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劝阻,到后面直接禁止刷西皮,小林也依旧我行我素。




她并没有去细想别人的想法,她只觉得她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,周身充斥着伟大的光芒,犹如在感化野蛮人的传教士般自我高、潮着。




7.




小林玩不好,所以她也不经常玩。




但是现在不一样了。




因为,她发现了一种全新的玩法:“婚礼。”




于是乎,她便每时每刻都在公屏里蹲着,蹲那些有公主抱的杰克们,并且如渴望交欢的夏蝉们一样,强聒不舍的到处找人举行婚礼。




8.




小林身体很健康,很少生病,连感冒都很少见。




但是,当她上了QQ,乐乎,面对圈内人之后,她就百病缠身。




抑郁症,心脏病,强迫症,人格分裂,幽闭恐惧症,外向孤独症,阿尔兹海默症,个个不少,从大众,到小众,从热门,到偏门的精神疾病样样不差,仿佛一个人形自走精神病百科大全。




当她的父母一对她有什么风吹草动,QQ空间便成为了她的安乐园。




“唉,对不起大家,再见了。”




暧昧的话语下是一张不知道哪里搜索来的自残照片,在说说发出去的那一瞬间,小林的列表纷纷关心小林。




看着响个不停的手机,小林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




9.




玩了一段时间后,小林又发现,她的朋友们又在玩一款新游戏。




于是时尚的弄潮儿决定丢下第五人格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看到这里,大家应该能读懂这篇大概是什么意思了。




我在嘲讽着圈内的一些“小可爱”,以及游戏内的一些智障玩家糟人心的言行。




喜欢跟风,并且始乱终弃。




满屏幕的刷婚礼,求礼物,在AB的cp向里kyAC的cp,他们孜孜不倦的想要用自己的三观覆盖别人的三观。




并且百病缠身,动不动就自杀,抑郁症,跳楼,离家出走,仿佛他们能活到现在真是人类史上的一个奇迹,国家欠他们一个感动中国似的。




不了解人物设定的情况下就随便跟风撕逼,而且做的事情极为过火,不考虑他人。




刷西皮刷到主播草木皆兵,风声鹤唳,被逼到看见刷西皮就房管的地步。




对,我是暴躁老哥。




嘻嘻。




不接受任何批评。




PS:




在这里回复所有问转载的小伙伴:




允许转载,转载到站外需要表明作者和出处,并且私信将链接发给我,全文不允许修改,站内随意



太暴力了,我只是想偷电而已,然后就一直追我追到一刀斩

碗熊:

不知道有没有人遇到类似的问题昂。
是这样的,这是和损友一起自定义换手套玩发现的一个神奇的疑似bug的问题。

至于这箱子里翻出来的手套浮空这种惊讶,在我们捡起它的那一瞬间就淡去了。
因为我捡起它的那一刻,我和损友的游戏都直接闪退了。我们一开始以为是巧合,直到我们又开了第二次,第三次。
以及实战中摸到手套之后,屠夫队友全部闪退。以及昨天中午排位又有人摸到这个狼手套,等我闪退重连之后我已经在椅子上了。

该不会真的只有我们几个闪退吧??
这是bug还是我要换手机啊???
我们几个难道都要换手机嘛???

几个人开始害怕后台的奈布穿着狼皮的时候翻出手套了,这放在以前明明是很令人高兴的事。

p1 庄园老友麻将组
p2 目前战绩
p3 欧气,差蓝蓝就圆满了
p4 今天超级皮的

委托

  奈布的场合
  大概参加游戏之前
  bug可能有,无视无视
  小学生文笔,乱七八糟人称预警
  感谢观看
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昏暗的房间里,只有刀叉碰撞的声音和蜡烛燃烧的斯斯声。微弱的光芒触及到坐在餐桌旁的人。

  屋外传来仆人的低声交谈,“今天先生邀请了的那一位客人好像是一位雇佣兵…”“是要……”交谈声被雷声掩盖,逐渐远去。

  他开口了。

  “……黑牛肉,听说附近的农场都在饲养这种牛……不过我更喜欢五分熟的,三分未免太腥了。”他放下切牛排餐刀,将叉子换到右手。“炖菜里时间未免太久了,韭蒜已经没有任何味道了……”他放下叉子,拿起了酒杯。

 
  “你说,同时两个人雇佣我干掉对方,未免太巧了,你觉得我会接他们两个哪一个人的委托呢。”

  没有人回答。“我讨厌英国佬,不过有钱也好说话。”

  “先生,我可以进来吗……”敲门声音响起,他拿起桌上的餐巾擦了擦嘴,起身。“今天我就先告辞了,谢谢你的款待,先生。”没有人回应。他打开窗户,窗外的风灌屋内吹灭了蜡烛,留下丝丝白烟。

  轰轰的雷声带着闪电,刹那间,光芒照亮了房间中黑暗的角落,鲜血。

  “那么再见了。”他从窗户跳进那雨夜,背后的别墅只留下仆人惊恐的尖叫。
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男人坐在座位上吃饭,看着面前被割破喉咙的人在地上往门口爬着

  门口传来仆人的交谈声,他拼尽全力的往门口拍制造响声但是被雷声盖过

  他没有力气在继续反抗,趴在地上用惊恐的眼睛瞪着对他说话的男人,脖颈的鲜血还在淌着

  他张开嘴却没有任何声音,这是徒劳,他无声的嘶吼着

  在男人起身后,他失去了呼吸